首页 >> 争鸣 >> 编辑推荐
《猩球崛起》:对美国现实的悲观隐喻
2017年11月16日 00:00 来源:文汇报 作者: 字号

内容摘要:好莱坞科幻大片《猩球崛起:终极之战》作为《猩球崛起》的第三部,宣告系列告一段落。影片在开头字幕中回顾了前两部的情节:15年前,由于实验失误,泄露的病毒导致人类濒临灭种,而进化的猿族崛起。猩猩领袖凯撒领导着猿族开创了地球文明的新纪元。电影留给观众触目惊心的悬念性结局,也引出了之后的《猩球崛起》三部曲,作为前传讲述人类的家园———地球,是如何变成“猩球”的。第三部《猩球崛起:终极之战》中,凯撒的妻儿被人类杀死,他怀着满腔仇恨,背弃了崇高的理想,前往人类聚居地寻仇。《猩球崛起》系列电影从开端时对生态自然的关注,到最后成为美国社会现实的悲观隐喻。

关键词:猩猩;猩球;猿族;崛起;猿猴;影片;病毒;地球;电影;人猿

作者简介:

  好莱坞科幻大片《猩球崛起:终极之战》作为《猩球崛起》的第三部,宣告系列告一段落。影片在开头字幕中回顾了前两部的情节:15年前,由于实验失误,泄露的病毒导致人类濒临灭种,而进化的猿族崛起。猩猩领袖凯撒领导着猿族开创了地球文明的新纪元。

  事实上,整个《猩球崛起》系列的缘起还应该追溯到新世纪初。2001年,好莱坞素有“哥特鬼才”之称的导演蒂姆·波顿拍出了《人猿星球》。电影刻画了一个被高智能猿猴统治的世界,人类被其奴役。一位巡航太空的人类宇航员误入此地,并试图拯救同类摆脱压迫。影片翻拍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靡一时,影响很大的经典科幻电影系列———“猩球”五部曲。

  波顿翻拍版《人猿星球》的结尾,致敬了老版的著名场景———海滩上,残破的“自由女神”被埋在沙子里。观众看到这里终于惊恐地恍然大悟,这颗被猿猴统治的星球并不是外星,而是未来的地球。电影留给观众触目惊心的悬念性结局,也引出了之后的《猩球崛起》三部曲,作为前传讲述人类的家园———地球,是如何变成“猩球”的。

  2011年,首部《猩球崛起》开篇于热带密林,人类侵入此地捕获猩猩送往城市,用于药物研发的实验。科学家威尔研究一种以病毒为载体的基因药物,试图帮助罹患老年痴呆的父亲恢复智力。这种药物却是一把双刃剑,用于猩猩可以提升智力,用于人类则致死。诞生于实验室中的猩猩“凯撒”被威尔抚养长大,因为药物的作用它智力超群,逐渐具有了自我意识和独立人格,不甘于被豢养的命运。在一次犯错被关进动物收容所后,他放弃了对人类的最后一丝依恋,率领猿猴们冲破人类的拘禁和封锁,投向了儿时玩耍的红杉林。

  影片打着科幻片的标签,实际上融合了多种类型元素,这也是该系列的一大特征。作为和人类最接近的生物,猿猴是好莱坞的明星。实验室泄漏的病毒吹响人类末日号角,这是《12只猴子》等灾难片的情节。猩猩肆虐城市,这有《金刚》等怪兽电影珠玉在前。《泰山》是被猴子养大的人,凯撒的成长则对掉了个。

  首部曲有着浓厚的生态主义思想,猩猩被塑造成和谐美好的自然之子,人类则在工业社会中浸淫太久。到了2014年的第二部《猩球崛起:黎明之战》,猩猩已不再是一种人类的对比和一个自然的象征。这个新生力量即将“成人”,电影也成为一则人类寓言。猿族不仅在智力和行为方式上更像人,人性的一切阴暗面和劣根性也被它们全盘继承。

  影片开始时,前作中的病毒已经传遍全球,人类所剩无几,幸存者聚集在美国洛杉矶。此时猿族已经建立了王国,秩序井然,兴旺蓬勃。而人类幸存者则和外界失去了联系,一盘散沙,苟延残喘。眼看能源即将耗尽,人类试图闯入猿族的领地修复水电站。首领凯撒存有对人类的美好记忆,希望与之和平共处。曾被人类伤害的猩猩科巴则枪击凯撒,煽动猿族袭击人类,拉开了人猿争斗的序幕。

  “凯撒”这个人类赐予的名字来自于莎士比亚戏剧,《猩球崛起:黎明之战》融入了古典史诗剧情节。奸雄篡位,国王被害,忠臣被拘,王子起义等情节令人想到 《宾虚》 《斯巴达克思》 等经典战争史诗片。人类历史上的尔虞我诈,党同伐异,猩猩们全部上演一番。凯撒则是孤独的悲剧英雄,它意识到猩猩一样有强烈的复仇和统治欲,攀附强者,自私又盲从。人猿之间,猿族内部,无私和信任已不复存在。曾经对猿族寄予的愿望,以及建设和平新世界的理想宣告破灭。结尾处他亲手杀死了科巴,也埋葬了自己的理想。

  第三部《猩球崛起:终极之战》中,凯撒的妻儿被人类杀死,他怀着满腔仇恨,背弃了崇高的理想,前往人类聚居地寻仇。影片融入了公路电影元素,被仇恨蒙蔽的凯撒的这趟复仇之路同时是心灵成长之旅。他试图最终找到生命的答案。从第一部到第三部,凯撒从青年,壮年,到了这部中带着暮色满脸沧桑的模样。他经历了离家独立,结婚生子,到妻儿惨死。全片节奏缓慢,影调阴郁,消沉失望。除了结尾的大决战之外,戏剧冲突和动作场面极少,重点放在深入描写凯撒的心理。维塔公司的动作捕捉技术,也从外部动作的炫技升级到捕捉眼睛和微表情的精细度、细节和纹理。

  实际上,早在《人猿星球》中就已经预告了结局:不仅是人类的灭亡,还有猿猴的堕落。未来统治地球的猿族彼此争斗,奴役人类如同曾经人类奴役他们。猩球不过是恶化的人类未来的象征。

  三部曲中,猿猴从不需要人类,人类却需要利用猿猴。导致人类步步走向灭亡的不是猿猴,而是人类自己。这一次杀害凯撒妻儿、奴役猿族的大反派“上校”,他自己也早已感染了病毒,行将就木,另一支人类即将前来剿灭他们。结尾处一场雪崩彻底终结了人类,凯撒一族攀附树木侥幸逃过劫难。但这终极一役却毫无胜利的喜悦,凯撒已知道这不是地球的新时代,而不过是循环往替而已。

  《猩球崛起》系列电影从开端时对生态自然的关注,到最后成为美国社会现实的悲观隐喻。片中多次传达出对美国遭遇重大危机的担忧。影片最后,凯撒率领劫后余生的猿族来到新的居住地:大峡谷的地貌,一棵歪脖子树。天空霞光灿烂,却说不清是朝阳还是夕照。这是典型的西部片印第安人居住地场景,不过这一次,没有西进拓殖的新移民,印第安人收回了他们的土地。

  (作者为影评人)

分享到: 0 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贾伟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首页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