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> 争鸣 >> 落墨文池
小学的纪念册
2018年05月31日 00:00 来源:解放日报 作者:唐吉慧 字号
关键词:老师;纪念册;恐龙;学校;书包;教室;小学;男生;本子;马兰花

内容摘要:同桌是个嘻嘻哈哈的傻姑娘,平时只知道跳橡皮筋唱“马兰花,马兰花,风吹雨打都不怕”,背课文、回答老师提问却疙疙瘩瘩。答案其实简单极了,她哪里晓得,英文老师是我眼里全校最漂亮的老师。英语老师是师范学院刚毕业的年轻女孩儿,人生得高高瘦瘦,长长的头发盘在脑后,露出清秀的五官,好看得像奥黛丽·赫本,脾气却非但不像,且糟糕得厉害。老师走近他的位置,从课桌中抽出他的书包向教室外扔去,偏偏没准头,砸中了黑板,黑板瞬间四分五裂。英文老师恰巧走过,以为他臭美,小宇说他不舒服,伴有些头疼,英文老师顿时明白,要他赶紧回去休息。直到小宇康复后来学校才告诉我,那天他爸爸请英文老师对他严加管教。真想念那本纪念册,纪念册里同学们噘着嘴滑稽的样子,纪念册里年轻的英文老师的字。

关键词:老师;纪念册;恐龙;学校;书包;教室;小学;男生;本子;马兰花

作者简介:

  我在宝山的团结路小学度过了六年小学生活,一个小小的校园,一幢小小的教学楼,除却念书,似乎没有多少可供玩闹的地方。教学楼正前方有个游泳池,夏天,体育课上老师教大家游泳;冬天,学校在池子里养鱼。春夏之交,会有一个放水、捉鱼、刷池子的大场面,让我们这些孩子血脉贲张,那一阵食堂的菜谱便顿顿有鱼。游泳池的右边是个小回廊,四周开满了红红黄黄的花,顶上缠满了葡萄的枝条,我们最喜欢“美人蕉”,花心的蜜汁甜得像大家的笑脸。课间,我们坐在回廊下说调皮话,也有男生踢毽子,女生跳橡皮筋,就这样,像念书那么平淡,像“美人蕉”那么甜蜜,那段时光,像风那样飘走了。

  记得六年级临近毕业时,同学们开始互赠纪念品。我用一本小笔记本作纪念册,跟要好的同学每人要了一张照片贴在上面。我请英文老师在纪念册第一页空白处写了段话。她写得文绉绉的,我读着也文绉绉的。班里时时在传阅陈伯吹的童话,为了与众不同,我偷偷读过几首他的诗,便凭着这点浅浅的见识,跟同桌说,英文老师写的诗真美。“嗯,像她人一样美。”同桌也若有所悟地说。

  同桌是个嘻嘻哈哈的傻姑娘,平时只知道跳橡皮筋唱“马兰花,马兰花,风吹雨打都不怕”,背课文、回答老师提问却疙疙瘩瘩。她好像没说过几句像样的话,而这句竟然说得很有水平。“可是怎么不让班主任写?”同桌又问。“关你什么事。”我白了她一眼。答案其实简单极了,她哪里晓得,英文老师是我眼里全校最漂亮的老师。

  我们是在五年级时开始学习英文的。英语老师是师范学院刚毕业的年轻女孩儿,人生得高高瘦瘦,长长的头发盘在脑后,露出清秀的五官,好看得像奥黛丽·赫本,脾气却非但不像,且糟糕得厉害。第一堂课,她绷着脸给大家拉起警报:“为了你们,我会严格要求的!”她说的好多话,我特别记住了这一句。以后的日子如她所言,默写不出单词、回答不出问题、背不出课文,都少不了她的骂声。对待女生略好些,男生若惹她生气,那要敲头扔书包的。

  班上的小宇是个小糊涂虫,似乎少根筋,常常忘做作业、少做作业,一副黑黑圆圆的小眼镜架在瘦长的脸上,倒显得精明斯文,三分徐志摩的气象。不过,他的书包每天塞不上几本书,稳稳妥妥装着的却是一只绿色玩具小恐龙,谁借都不给。他骄傲地说,这是巨兽龙,是求了他爸爸一个月才买的。下课时,他拿在手里看不够捏不够,仿佛假以时日,便能赋予小恐龙神奇的生命和力量。上课了,他用书压着底下藏着的白纸,拿铅笔偷偷照着画。我觉得他有美术天赋,画得像极了,特别是巨兽龙那几根尖尖的牙齿。有回小宇又忘了写作业,英文老师在讲台前用左手严肃坚定地指向教室门口:“你给我出去!”她手上抹着粉色的指甲油,伸出的食指颀长,其余手指紧握,此时充满力量。我们很清楚她是在罚小宇去门外站,可是一连喊了三遍,小宇犟在位子上,像尊雕像纹丝不动。老师走近他的位置,从课桌中抽出他的书包向教室外扔去,偏偏没准头,砸中了黑板,黑板瞬间四分五裂。这下简直快气裂了她的五脏六腑。书包的拉链开着,小恐龙掉在了地上,她不依不饶,捡起小恐龙便扔出窗外,又捡起书包扔出门外,继而回过身把小宇往外拖。小宇辛酸的眼泪流了一脸,浸湿了眼镜,手死死抓着桌子不放。他的啜泣声和英文老师的喊声在课堂上交织回响。教室的门嘭然而合,小宇还是被关在了门外。我们看得惊心动魄,可我知道,小宇不稀罕他的书包,他哭的是那只巨兽龙。

  我们的教室在四楼,课后,小伙伴们陪小宇到楼下的草丛里寻找小恐龙。小恐龙没坏,完好地回到了他手里。不需要浪漫的诗词,不需要温情的言语,“徐志摩”小心地握着小恐龙,之前的怨恨和泪痕就消失了。

  背地里,同学们都认为英文老师是天使——被诅咒为“恶魔”的天使,这辈子注定困苦一世。但令人意外,她选我当了她的课代表。这在我而言尽管有点心虚,却是莫大的荣耀,因为我的英文成绩并不理想,或许是因为我爱笑,她说任何话我都笑,见我笑了她就笑。是出于这个原因吗?我和小宇一样成了糊涂虫。总之我是班上少数几位没挨过她骂的男生,而她也自然而然成了我眼里最漂亮的老师。课代表的工作是轻松的,每次正式上课前,同学们默写上一节课新学的词句,这些本子须由我下课替她拿去办公室,仅此而已。下了课,她走后,我和几位学习偷懒的死党暗暗高兴,赶忙拿着本子躲进底楼低年级班级的厕所,关上门,找出自己的本子,五分钟内对着书本改正错误之处,随后整理齐整,我再放回她的办公桌。这件事一直持续到六年级开学,班里选举出新的英文课代表。那时我们很失望,而我更失落,失落了好些天,不知为什么。

  五年级下学期,学校陆续有几位学生出了水痘,学校通知大家要注意卫生,发现疑似症状马上报告。不过大家并不清楚这有多可怕,同学之间仍然亲密无间。有一天,小宇的脸上忽然多了几个红红的疙瘩,他跑到楼梯转角处的大玻璃前反复照。英文老师恰巧走过,以为他臭美,小宇说他不舒服,伴有些头疼,英文老师顿时明白,要他赶紧回去休息。可是小宇说家里没人,英文老师嘱咐他去一楼。小宇再见到她时,她背着包,戴着口罩,带他去附近的医院看病。结果,的确是出水痘。小宇在家待了两个星期。为此,小宇的父母来学校谢过英文老师,我看见他们在走廊上谈得颇为愉快。直到小宇康复后来学校才告诉我,那天他爸爸请英文老师对他严加管教……

  经过几次搬家,儿时的许多物件早已不见,连同那本纪念册。

  那是与同学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,如往常一般,我们欢快地走出教室、走出校园,接着挥一挥手,没有任何多余的话。我们相信时间不老,相见不难。但二十多年悄然过去,彼此大多雁断音绝。前几天,街头巧遇小学同学小凌领着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放学回家,我们高兴地互致问候。我告诉他女儿,我和她爸爸是小学同学,小女孩听了紧紧依偎在小凌的身前,腼腆地笑。

  道别后,望着他们越行越远,记忆却越来越近。真想念那本纪念册,纪念册里同学们噘着嘴滑稽的样子,纪念册里年轻的英文老师的字。听说自我们毕业没几年,她也离开了学校。今天,她该有五十了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唐吉慧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贾伟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首页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