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> 争鸣 >> 落墨文池
回望雪峰山
2020年07月30日 16:34 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陈黎明 字号

内容摘要:带上家人离开都市,走着童年走熟的道路,摸着童年摸熟的古树,我回到了雪峰山的怀抱。早春二月,绿色的脚步还在雪峰山脚下徘徊,崇木凼的古树林还没有换上春天的新装。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,我来到这片熟悉的古树林。

关键词:

作者简介:

  带上家人离开都市,走着童年走熟的道路,摸着童年摸熟的古树,我回到了雪峰山的怀抱。

  早春二月,绿色的脚步还在雪峰山脚下徘徊,崇木凼的古树林还没有换上春天的新装。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,我来到这片熟悉的古树林。一百多亩的土地上,三百多棵古树默然矗立,均已有数百年的寿岁。虬枝舒展,斜插碧空,阳光透过树枝,洒在树林里,草叶上闪烁着晶莹的露珠,泥土湿润的芬芳扑鼻而来。在那大山环绕、古树簇拥之处,可以看到当地人居住的木房子,房子上淡烟缭绕,仿佛一片世外桃源。在这里,一户人家必有一棵古树,一个村子必有一片古树林,人们对古树怀有特殊的情感,以古树为伴,以护树为荣,认为古树佑护着族人的平安与繁衍。从名字就可以看出:崇,代表崇拜;木,是指树木;崇木凼就是崇拜、敬重树木的地方。据载,这村子里的参天古树都是这里的人们用生命保护下来的。雪峰山的古森林是我有关雪峰山记忆的重要标志,也是这里的人们最为珍惜的精神文化家园。

  脱去了老叶的古树群,像是在翘首迎接春天的到来。除了一位保洁员在那里工作,整个古树林看不到其他人影,显得异常安静。山风拂过,树枝上的雨水簌簌落下,惊动了不知藏在哪里的山鸟,几声轻微、短促的“橐橐、橐橐”声在树林里响起,转眼间又归于沉寂,继而是“喳——喳——”的声音,一声长,一声短,寻声望去,只见有鸟儿“扑棱棱”从林木中起飞,扑向另一棵大树。我陶醉在这令人如痴如醉的美景里,仰望蓝天、俯视地面时突然想到,树木无时无刻不在天空编织那张包罗万物、井然有序的生命之网,而我脚下横竖交错、勾脚拉手、相互紧抱的树根,又像是那繁枝的倒影。

  古老的村寨,高耸的崖壁,茂盛的古树,涓涓的溪流,构成了美丽自然的绝佳生态环境。与往年相比,今年我回雪峰山的愿望尤其迫切,特别希望到古树林里走一走,呼吸呼吸清新的空气。森林被喻为“地球之肺”,在森林中吐故纳新常谓之“洗肺”。雪峰山周围,有多处国家级森林公园和自然保护区,也有星罗棋布的省级森林公园、自然保护区、风景名胜区。徜徉在这大自然的慷慨赐予里,身体充盈着天然过滤、加湿加氧的空气,身心似乎都焕发出大山般的强健。

  看过崇木凼的古森林,走过统溪河上晃晃悠悠的吊桥,我来到时珍园和药王谷。这里是另一片天地,临河而建,翠竹掩映,药王山紧靠其后。沿砖铺阶梯缓缓而上,满山皆是中药材。杜仲、红豆杉、黄精、七叶一枝花、吴茱萸、山银花等各色各样,成块连片,应有尽有。刚发的新芽顶着晶亮的水珠,仿佛才从山间雾岚中醒来,叶腋里的芽尖正是它们惺忪的睡眼。中药材成为当地人们创收致富的新路径。看着眼前满园的药材,我仿佛听到了乡亲们奔向新生活的足音。

  我的母亲早逝,雪峰山的父老乡亲一直把我当自己的儿子照料。这片土地上有我童年的脚印,有给我饭吃的大叔、给我衣穿的大婶,有与我一起玩闹、度过快乐童年的伙伴……我忘不了这块故土,也忘不了这里的乡亲。这些年,我在雪峰山区开展生态文化旅游,目的就是带动雪峰山的乡亲们一起脱贫致富。如今,当我再次走进穿岩山、千里古寨、雁鹅界的火塘屋,在黄亮的板凳上坐下来,看着满满一炕架透亮的腊肉,闻着烟火夹带着的浓浓脂香,看着窗外延展无边的森林,我真切觉得这里才是我的根,才是我永远也离不了的家!此刻,我只想静静地依偎在雪峰山的怀抱里,守候着这片美丽的土地,思考美好的环境对于我们今天生活的意义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陈黎明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贾伟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首页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